首页
马英九征联之应对
九九重阳节
为中国喝彩
随便说
着 装
因为有爱
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...
文化自信是强大的精...
赞辉煌与奇迹
凝心聚力向前走
主题征文活动文章
别解孔府门联之深意
情 系 北 科
主题征文活动文章
耄年运动会
养 老
歌 唱
奏响了春天的序曲
忆龙泉寺
感 悟

永远不能忘却的仇恨

 

 

    今年是日本帝国主义全面发动侵略战争(即七七事变)的第75周年。我写这篇小文的目的,一方面是悼念在抗日战争中惨遭日军屠杀的两位无辜的同学,同时以我亲身目睹日军惨杀我同胞的暴行,来驳斥一小撮军国主义者为他们的罪恶进行辩护的丑恶言行。

    1938年是日军发动侵华战争的第二年,日军占领我省省会南昌市后,因军力不足,无法沿湘赣公路西侵。我的家乡万载县位于南昌市西南方180公里,既没有驻扎国民党的正规部队,也没有设防,成为我省抗战时期的大后方。但丧心病狂的日本帝国主义为了灭亡我大中华民族,竟公然违背日内瓦公约,对没有驻军和设防的城镇和集市,进行狂轰烂炸。其间我四次遭遇日机的轰炸,有两次险遭丧命。

    1938年秋季,我考入县立初级中学,校本部设在县城最高点的孔庙内。我校后面紧挨着的是国民党的县党政机关。因此,成为日机轰炸的重点目标。9月20日敌军的一架侦察机窜入我县城上空,绕县城上空飞行侦察。稍具战争知识的人都知道敌机近日一定会来轰炸,但是国民党的县政府既没有通知和组织市民疏散,却带着自己的眷属躲往郊外。我们学校的校长、教师和家住市区的同学都投亲靠友,逃离市区。只剩下少数家住外地的同学留在校内,学校当局既没有向他们讲解防空知识,也没有带领他们疏散。果然第二天两架敌机飞临市空,进行狂轰滥炸和扫射。我们校园内共落下三颗炸弹,第二颗炸弹落在校门内第一个台阶下,我的两位同学正向台阶方向躲避,结果被炸得血肉横飞,惨不忍睹。这两位花季少年,一位才12岁,是我的同班同学,名叫周明辉,另一位是我的上一班的分同学,年13岁,名叫高叙攀,是一个单传的遗腹子,可怜他守寡的妈妈,含辛茹苦把他养大并送入中学读书,希望他传宗接代,光宗耀祖,却惨死在敌机的炸弹下。这样的悲剧在八年战争中只是千千万万悲剧中的一个。

    日本帝国主义的侵华战争虽然已经过去75年了。但是,一小撮日本的军国主义者,他们不甘心失败,亡我的心不死。他们还在蠢蠢欲动,否认南京大屠杀,美化侵华战争,参拜侵华战争的甲级战犯,勾结一切反华势力,对我国进行围堵。对八年侵华战争中屠杀我千千万万的无辜同胞,毁坏我无数家园的滔天罪行从未认罪和道歉。我们决不能忘记这段令人心酸的历史,要永远记住这笔深仇大恨,提高警惕,居安思危,在党的领导下,同仇敌忾,打败一切敢于入侵我国的敌人,保卫祖国,保卫和平,保卫我们幸福的生活。        龙维祺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