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马英九征联之应对
九九重阳节
为中国喝彩
随便说
着 装
因为有爱
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...
文化自信是强大的精...
赞辉煌与奇迹
凝心聚力向前走
主题征文活动文章
别解孔府门联之深意
情 系 北 科
主题征文活动文章
耄年运动会
养 老
歌 唱
奏响了春天的序曲
忆龙泉寺
感 悟

党的恩情永不忘

 

 

 

—写在党的92周年生日来临之际

战争岁月身未残,历尽千艰抑苦酸。
可有尘瑕须拂拭,敞开心肺给党看。
我成长党的培养,我幸福党的恩情永不忘。我生于“九一八”事变的第二年,即1932年。我的家乡是太行山的小县城沁水县,抗日战争时期改为士敏县,是因抗日将领武士敏在此地牺牲,解放战争时期恢复原县名沁水县。
在天灾人祸的动荡年代,我曾在50里外的固正小山村放过牛,后回家在当地一家餐馆提筐去卖干馍(馒头)切成四块,烤干出卖,险些被饿夫掐死。1945年小学恢复开学由政府以公费生身份资助我从小学读到中学。说白了,我就是吃共产党的饭独立在外学习和工作。
1946年国共重庆谈判破裂,解放区开展父亲送儿子,妻子送丈夫的参军运动,我被这轰轰烈烈的群众参军热潮激励着,1947年晋、冀、鲁、豫边区第二中学(晋城)动员同学参战,我报名随军南下,在第二野战军第四纵队陈赓兵团政治部野战军报社工作。1948年建立豫陕鄂边区政府,我被留地方工作,淮海战役结束后,取消边区政府,在河南开封成立中原临时人民政府,瞎管河南、安徽、湖北三省。广东海南岛解放后,中原临时人民政府南迁,改为中南军政委委员会,我被留在河南省人民政府,也就是在这里,在建党28周年的这一年,我光荣的加入了中国共产党,预备期三个月,时年我还不足18岁。
1951年选送我入中国人民大学预科补习中学课程,1952年转入本科经济系读工业经济专业。1956年毕业被分配到北京钢铁工业学院党委工作,1959年开始转入教学工作。
现在我已是81岁的老人了。在战争年代,人们称我为“小鬼”,到钢院党委工作,人们称我为“小杜”,上讲台教学,人们称我为老师。我没想到一个山沟放牛娃能成为高等学府的教师。到晚年还过着无忧无虑的幸福生活,我能有今天,全是党给的,一路走来,我很幸运,也很知足,想到当年一块出来的同伴,他们在战争的第一线,半数以上在共和国建国前就已离开人世,我还有什么想不开的?
这正是:不怕死也不贪钱      党的恩情永不忘
      理想信念意志坚      无忧无虑度余年
(杜新春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