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马英九征联之应对
九九重阳节
为中国喝彩
随便说
着 装
因为有爱
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...
文化自信是强大的精...
赞辉煌与奇迹
凝心聚力向前走
主题征文活动文章
别解孔府门联之深意
情 系 北 科
主题征文活动文章
耄年运动会
养 老
歌 唱
奏响了春天的序曲
忆龙泉寺
感 悟

纪念抗日战争胜利征文

 

 

 

妈妈讲的往事永难忘
段凤英 
我生在新社会,长在红旗下,对抗日战争——那段惊心动魄的历史的了解主要是从书本上得来的。我的老家在东北,父母和哥哥都有在日寇铁蹄下屈辱惨痛的生活经历,而他们都不愿意回忆往事,下面我写的事情,是听妈妈零零星星讲的。
     “九一八”事变后,辽宁很快就被日本鬼子占领了,那时父母一家住在辽宁营口,本来日子就很苦,这时又成了亡国奴,日子是苦上加苦。日寇对中国人根本就不当人看,外出时要带上良民证备查,稍不顺眼,非打即骂,“八格牙路!”你挨了打不仅不能反抗,还的陪着笑脸鞠躬离开。一听说日本兵来了,姑娘、媳妇个个心惊胆战,赶紧抓把锅灰把脸摸黑,把头发弄乱,躲的躲,藏的藏,跑慢了,被日本鬼子抓住就要遭殃了。妈妈说,常听到有姑娘被鬼子糟蹋了上吊跳河的。
为了生活,爸爸到处打零工,干过好多种活儿;妈妈手工针线活做得好,常常是起早贪黑一天做好一件衣裳,多数是给有钱人家做旗袍;我大哥12岁、二哥8岁就进了一个日本人开的纺织厂当了童工。日本人在中国开工厂是为了咱们吗?他们是掠夺咱们的资源、咱们的劳动力啊!工人们每天工作12小时,常常是顶着星星去,顶着星星回,中间给吃一顿稀粥。粥少人多,粥桶一抬进来,工人们就蜂拥而上往自己的碗里舀。哥哥个子小够不着,就从大人的腿缝里钻进去。妈妈说,每天下班回来,你哥哥从头到脚都是米汤。工人干活时工头来回巡视,冷不丁就会挨上一棍子。
我和我大哥相差20岁,和二哥相差16岁。妈妈告诉我,在我上边还有3个哥哥,都是因为家里穷,小小年纪就夭折了,说我生在了好时候。
还有一件事,妈妈说差点把她吓死。那是一个傍晚,二哥和几个邻居家的孩子在街上互相扔小石子和土坷垃打着玩,忽然开过来一辆日本人的卡车,一颗小石子恰巧落到了汽车上。车,一下子停住了。孩子们知道闯了祸,马上四散跑开,藏了起来。日本兵不依不饶挨家挨户搜查,非要找到砸汽车的孩子不可。大人们怕得要命。搜了好久,天也黑了,日本兵才骂骂咧咧地走了。听到没动静了,孩子们才一个个溜回家。哥哥回来了,妈妈又急又怕,狠狠打了他一巴掌,问他藏哪儿了,他说他藏到茅楼下边了,鬼子进来没发现他。妈妈说,要是被日本人搜出来,肯定活不成了。
有一年,爸爸在煤场干活,场里没钱发工钱,就给每个工人发了点煤。为了买粮,爸爸只好上街去卖煤,谁知被日本人当“经济犯”抓进了监狱。在监狱里每天都有人被拷打,惨叫声不绝于耳。妈妈说,找人帮忙才把爸爸放出来,他头发老长,人精瘦精瘦的,一条新棉裤的屁股都磨透了,具体蹲了多长时间妈妈讲过我已记不清了。
听妈妈说过我有个舅舅,我哥哥们见过他。我曾问过妈妈,我舅舅在哪儿?妈妈说,兵荒马乱的,早就失去联系了。他是个抗日组织的交通员,那年月也许死在什么地方了,也许被日本人抓了劳工……我一直希望我舅舅能活着看到日本投降,能过上几天和平安定的日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