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不退役的女兵
微 笑
撂 下
献给军嫂
感恩老师
体检
夸夸我们的国家我们...
腾冲旅游
参观王昭廉、邓国惠...
千年相约雁阵成行
迎接党的十九大
退 休
刚柔的旋律
赞校园乐行
幸福的味道
校庆征文
校庆征文
校庆征文
校庆征文

感恩老师

 

 

 

在我人生的道路上,是老师的辛勤耕耘和指引,使我成为了钢铁战线上的一员。在教师节来临之际,向老师们表以衷心的感谢。师恩永记。
这要从我上高小时说起。我家是农村,小学只到四年级。再升学就是上高小(高小是两年制,相当于小学五、六年级)。我小学毕业后,考上了北马村高小。我们村离学校八里路,是离学校最远的。1951年,在我上高小期间,我母亲在地里劳动时,把眼睛扎了。母亲要到外地医院去看病,还要休养一段时间,我要承担起家务,就不去上学了。还因我的两个哥哥,都已参加工作在外了,母亲就想把我留在家,留下一个孩子在身边。现正好需要留下,于是我就辍学了。后来,我们校长王文波老师知道了,他不辞辛苦,到我家来家访。一方面劝说我的父母克服困难,让我继续上学;一方面鼓励我只要努力,就能够把落下的功课补上。老师们也会帮助我的。在老师的诚心感召之下,说服了我的父母,增强了我的自信,我又回到了学校。1952年高小毕业后,我顺利地考取了深县中学。否则,我就是高小(小学)未毕业的一个农村姑娘。所以,是老师改变了我的命运。
1955年,我在深县中学毕业的那一学期,石家庄棉纺织厂到我校应届毕业生中招工。我们是女生班,即在我班招纺织女工。当时,很多人觉得去城里当工人也不错,于是不少人报了名。当时我也在考虑报不报。就在此时,我母亲去看望参军后在北京的我二哥,回来时路过深县,顺便看看我。不知怎么,我们班主任刘老师知道我母亲来了,就请我母亲去他家里吃饭(刘老师带着家属在我校附近租房住)。在吃饭的时候,就和我母亲商量,建议我还是不要报名了,报了名选上了不去也不合适。最好还是让我继续升学。这样,我就没有报名。最后,石纺厂在我班招走了三名同学。而我以初中毕业考试的成绩被石家庄的高中录取了。这又是老师的指引确定了我的人生轨迹。
1958年我高中毕业时,北京钢铁学院的贾维杜老师到石家庄去招保送生,贾老师录取了我,并考虑我是女同学,就把我分到了材料系的金相专业。在“以钢为纲”、钢帅升帐的年代让我成了一名引以自豪的钢铁战士。
所以说,我的每一步都是老师们决定着我的前途和命运。还有那些教过我、帮助我的所有老师们,我将永生感谢。
宋凤兰